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扎西堪布介绍

分类:堪布介绍 宁玛昌列寺

扎西堪布出生于“明娘多拉噶摩”地方,十三岁入寺庙学习仪轨,十五岁正式受戒出家,主要担任礼仪师(法会时制作多玛等)。十八岁适逢社会改革,被派到各处劳动。二十岁那年因体力虚弱,劳动过度不支晕倒,从此以“病重”之名暂停劳动在家修养。这时 因祸得福,反而有空闲暗中阅读佛经修习仪轨(因当时宗教尚未开放)。

二十五岁又被派去当看地人(也就是守护田地),碰巧有一位曾去噶陀寺学法多年的索切堪布分配和他同组,又是一个天赐良缘,从此工作之余偷偷摸摸地跟着索切堪布学习《入菩萨行论》,同时在很不容易的环境中也完成了五加行的修习。

几年后得知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常往来于囊谷囊龙之间行医(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不仅佛学造诣深厚,医术更是高明,宗教未开放前以悬壶济世为主)。为了能够亲近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特别伪装病人前去拜见。那时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用尽各种办法,陆陆续续为他开解《普贤上师言教》及《功德藏》等经论。由于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忙碌于为患者治病,无法长久依止学习(当时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是官方认定的医生),求法心切的他不得不告别,再度寻访他心灵的栖息处。

扎西堪布到了兴隆,先后跟随“措普多洛”(多洛活佛)、“充格阿日”、“突念”活佛学一些法。不久后,政策较为开放,他就赶紧回到塔公,跟随心目中最敬仰的上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学习。

一九八三年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于嘉绒昌列寺剃度六十多位小喇嘛,且成立了嘉绒讲修院。由于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忙于四川讲修院的教授,无法前去教导小喇嘛,于是就指派扎西堪布到嘉绒昌列寺,他可以说除了土登曲吉札巴仁波切外,是小喇嘛第一位最亲近的教授师。虽然札西堪布不是出自于嘉绒昌列寺,然而他对嘉绒昌列寺及讲修院的贡献绝对不亚于历代先哲。没有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扎西堪布当年用心的栽培这群小喇嘛,就没有现在佛法蒸蒸日上,蓬勃发展的嘉绒讲修院。

一九八五年扎西堪布正式来到嘉绒讲修院驻锡授课,开讲普贤上师言教、入菩萨行论、入中论、现观庄严论、别解脱戒等等。当时最大的困难就是语言障碍,完全无法沟通,小喇嘛不懂康巴语只会讲嘉绒语。三年来,他可以说以最大的爱心与耐心,一句一句地教导小喇嘛。为了怕小喇嘛忘记刚学会的康巴语,特别规定在讲修院不许讲嘉绒语。

有一次讲《入菩萨行论-发菩提心品》,小喇嘛老是听不懂意思,扎西堪布感伤地留下眼泪(小喇嘛还天真地以为老师想家哭了),可见那时教学的困难。除此之外,在当时什么都困乏的情况下,可以说一切都得从头来,不管是生活上或教学上;不管是软件还是硬件,都是要从零一点一滴的累积。虽然非常辛苦,然而他心中却十分欣慰,因为这一群小喇嘛大部分都很乖、很听话、很用功且守戒清净,甚至有好几位非常出色。

扎西堪布特别提到:“随着时光的流逝,与小喇嘛相处越深,更加体悟上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的慧眼与愿力(为何要到遥远的嘉绒来接收这些语言不通的小喇嘛?”仔细想想,这些可爱的小喇嘛的确也很不简单。那时候佛法还不太被接受,每次一群小喇嘛穿着僧服走出去,多数的人都投以奇异的眼光注视着他们,而小喇嘛却泰然自若且以僧众为荣。同时物质条件很差,又要很辛苦地学习语言,背诵佛经……若不是善根深厚,实在很难一路坚持下来。

一位好的修行者最重要的是自律要严谨,守戒要清净,接着更要发出利他的菩提心。为了让小喇嘛了解菩提心的重要性,常常一再反复地教授《入菩萨行论》的菩提心品,至少讲解五六次。现在看到昔日的小喇嘛成长得那么好,有的担任讲修院的大堪布、大总管,有的在世界各地弘法利生……这都是上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宏大的菩提愿力,以及三宝的加持,还有小喇嘛自己的努力,才有今日美好丰硕的成果。

 

相关文章

扎西大堪布开示:在家居士如何学佛

根让活佛介绍

谭崩堪布介绍

贤潘堪布介绍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