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重建嘉绒讲修院

分类:昌列寺 宁玛昌列寺

2-7克服困难重建讲修院

嘎玛仁波切自幼怀抱着兴建佛学院,为佛教教育扎根的宏愿。这么多年来,奔走海外,弘法利生,一心一意护持噶陀佛学院、塔公佛学院、嘉绒讲修院。 而今噶陀、塔公二所佛学院各方面已大致就绪,惟独嘉绒讲修院尚待修建。近年来更由於僧众迅增,寮房、课堂不敷使用。于是於西元二零零二年,嘎玛仁波切决定位于山顶上的昌列寺旁重建讲修院。

回溯青少年时,上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仁波切曾说:“将来担负起嘉绒讲修院的重任,且佛法广传,僧众上千人。”感怀师语,放眼未来,似乎又是另一个任重道远的人生旅程。

由于讲修院位于高山上,物资相当贫乏,交通更是不便。喇嘛们上山、下山往来十分辛苦,而且山上又缺乏水源,冬天奇冷无比,生活实在困难。有鉴于讲修院在山上的诸多不便,於一九九八年决定暂时迁移至山脚下,并命名为“马尔康扎西戚”(扎西戚是“吉祥轮”的意思)。

讲修院从策划、建筑设计、选材、如何等等,嘎玛仁波切都事必躬亲,竭尽所能的拨空参与,无论如何一定要做到最好。同时还得四处张罗经费,弘法募化,风尘仆仆地奔走各处。憔悴的倦容,泛白的头发,只是为了佛法的薪传,只是为了众生能够早日离苦得乐。菩萨的愿力,菩萨的情怀,总是深深地震撼着我们的心弦,回荡不已。

兴建在高海拔的讲修院,仅材料的运送就远比一般平地要辛苦数倍,同时还要面对种种不可预测的变化——如山路突然塌方,交通中断。常常会看到一群人在泥泞中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推着满载货物的大卡车,或是不停地赶工修路。有时很不容易路修好了,隔了一夜,一场无情的雨雪,又全部崩塌,必须重新再来。看了真的好生无奈。若非有坚定地毅力,沉着的应变,工程实在难以顺利如期的进行。

嘎玛仁波切曾经笑着说:“这次的兴建,几乎可以和当年莲花生大士建桑耶寺媲美。有人还说这只有颜班·希热将参(嘎玛)仁波切才能有这种气魄和傻劲。”虽然看似笑谈,然后要建造一所气势磅礴,奠基千年的讲修院於山顶上,其要面对的种种高难度的挑战,和点点滴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艰辛历程,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所能担负得起。若无超凡的心力,又怎能堪受?无怪乎嘎玛仁波切会备受大家的敬重。

这些年来在嘎玛仁波切的统筹规划与监督,根让活佛、诸多喇嘛与其眷属的发心协助,以及海内外弟子的尽心护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舟共济下,一座宏伟、庄严、艺术的殿堂——嘉绒讲修院,即将于二零零六年七月落成,令人不由得十分期待!十分振奋!届时想必是欢欣鼓舞的空前盛况。

2、嘉绒讲修院开课典礼

嘉绒讲修院於西元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举行隆重的开学典礼,而之前的一个多月全体讲修院的喇嘛已开始持续不断地修法,恭迎这深具意义和极具代表性“重建的嘉绒讲修院崭新一刻”的来临。除了嘉绒当地的藏民外,海内外信众数百人也来共襄盛举,一时热闹非凡。

法会内容除了开课大典和大荟供外,特别殊胜的还有“八关斋戒”、“破瓦法闭关三天”的实修,让与会的信众真正获得法益。

同时嘎玛仁波切也开示:“在这别具意义讲修院开课的第一天庆典,这么多僧俗能够共聚一堂,是何等的福报!而这福报绝非巧合,相信过去多少岁月里,大家一定积累了诸多善因,才能有今日美好的成果。

俗家弟子能有这么多讲修院的喇嘛陪着一起共修闭关,是非常不容易也非常难得的!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好好地珍惜,专心的闭关,累积自己的福慧资粮……。”

嘎玛仁波切的训勉,深深地烙印在每个人的心中。许多弟子想到上师那份慈悲的爱,想到自己何其荣幸能够亲临千载难逢的盛会,抑制不住内心激荡的情愫,都情不自禁流下眼泪。

整个开课大典在肃穆庄严充满法喜中圆满闭幕,而嘉绒讲修院也从此向新的开始迈大一步,且肩负起更加长远的佛法使命。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