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昌列寺嘉绒讲修院

分类:昌列寺 宁玛昌列寺

导语:西元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来到讲修院住持龙钦巴纪念法会,那一整天所有僧众都持续在大殿修法,也举行大荟供。晚上一片漆黑的大地上,突然从云层中射下一道很大的光柱,正巧落在讲修院正门前,非常壮观,尤其在雪地上反光,更显得万分明亮耀眼。顿时讲修院前面蔚成一大奇景,真是难以形容的震撼与殊胜。

2-6神圣的缘起

西元一九八三年三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莅临昌列寺。剃度了六十多位小喇嘛,并指示兴办讲修院(附1)造就僧才,在当时他似乎已预知道这些人大 都是将来佛法的龙象。当天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就选定了讲修院的地点,刚巧诚烈喇嘛的姨妈,带来了一大瓶牛奶,真是因缘巧会。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就在那吉祥 的位置灌入牛奶,为讲修院做了简单殊胜的奠基仪式。一件神圣的大事,霎时间顺利圆满完成了,实在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美好缘起。(倒入的牛奶三天竟然仍未下沉,此瑞兆象征着法乳的长远永续)由于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的宏观,使得嘉绒地区沉寂了数百年的佛法,有如睡狮清醒,开示渐渐发出怒吼,重振雄威。

附1:讲修院就是佛学院,也是闻思修学院。

2、艰苦且充满希望的日子

隔年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和扎西堪布,再度莅临筹划与兴建讲修院事宜。且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捐了十六头乳牛作为基金。从此以后,寺庙的老喇嘛阿基、石旦珍、丹培、伍尔间、阿加等就担负起带领着一群小喇嘛,自行砍伐木材,自行抗运石砖,开始了十分艰难的工程。

一根木材往往长达数十公尺,重达数百公斤,必须一组人员,用着绳索慢慢一步一步地拖拉,有时好不容易拖了些距离,一不小心稍微失手滑了下去,又得重新再来,从早到晚的工作,常常累得筋疲力尽。大一点的喇嘛,几乎都是数人编成一组,负责砍伐和搬运,只留下七八岁的小喇嘛,专门送茶点。

每当日落,大地一片漆黑,不能工作时,大家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寺庙,然而却依然无法休息,又得赶紧补上白天没诵的经和没读的功课,不敢丝毫的懈怠与荒废。

虽然当时非常辛苦,然而一群小喇嘛内心却十分快乐,充满着希望。因为不久的将来,就会有一个学习的场所。许多的民众也纷纷来帮忙。历经一年多, 在大家的同心协力下,终于完成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简陋的讲修院。喇嘛们真是喜出望外,虽然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什么装饰,但它可是嘉绒有史以来第一所显密讲修院。

鹤立於海拔三千四百公尺的山顶上,四周群山环绕,云烟袅袅,景致宜人。当时十七岁的颜班·希热将参凭借其天赋异禀和处世的善巧睿智,四处张罗所 有喇嘛学习的经典、搭设照明设备、向外地迎请教授师等等,想尽办法维持喇嘛们的学习与生活。若无宿世的宏愿与福慧,这般年纪何以扛得起如此庞大的佛法事业。

未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香鼻!往往愈困厄的环境,人们会愈坚强、愈努力,愈珍惜所有得来不易的一切,且更能发挥潜能。访问多位喇嘛,他们印象最深刻且受益最多的也是这一时期。嘉绒讲修院现今造就了多位非常杰出的人才,这和环境的淬炼不无关系。

也许是因为纯净无染的修行和团结凝聚的力量,讲修院多次共修经常出现不可思议且稀有罕见的吉祥瑞相。

西元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来到讲修院住持龙钦巴纪念法会,那一整天所有僧众都持续在大殿修法,也举行大荟供。晚上一片漆黑的大地上,突然从云层中射下一道很大的光柱,正巧落在讲修院正门前,非常壮观,尤其在雪地上反光,更显得万分明亮耀眼。顿时讲修院前面蔚成一大奇景,真是难以形容的震撼与殊胜。许多喇嘛都跑出来围观,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约长达三十分钟。

又有一次,在格萨尔王的神庙修法,当时也是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主持。除了僧众、当地信徒外,也来了几位从印度归国的功德主。当法会进行到一半时,突然一大片彩虹笼罩着,天空没有下雨,彩虹也不是弧形的高高的悬挂着,而是如一面墙般的层层色带,美不胜收,大家都叹为观止。那几位功德主更是口中不 停地喃喃称叹:在印度参加那么多次法会,这还是第一回看到如此盛况,实在是太殊胜了!太殊胜了! 

3、最早期喇嘛们的学习

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第一次到嘉绒开示时,由丹吉老喇嘛当翻译。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开示两小时,丹吉老喇嘛翻译一个下午(小喇嘛们纷纷打瞌睡)。接着为了学习语言,第一批二十多位小喇嘛由父母出资,送到康定塔公。上师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一一将他们分别安排到游牧民族的家里,直接从生活上去沟通学习。当时学得最快的就是颜班·希热将参,三个月后就学会回到嘉绒,其语言天赋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异常忙碌,无法常到嘉绒来指导,小喇嘛们于是就前往上师的住处康定塔公学习。从此以后,一群小喇嘛就经常往来塔公与嘉绒之间(路程约三天),可见当时学习的不易。

比较聪慧的小喇嘛,常常是一面学习一面就协助教导其它的喇嘛;有时上午学会了下午就转授,或是在塔公学习回到嘉绒再教。

西元一九八四年,讲修院建成后,才有比较固定的学习。那时塔公的扎西堪布,是最主要的教授师,不过他每次来大约只停留半年,就必须回去照管他自己的寺庙(狮子寺)。后来颜班-希热将参、桑杰-久美多杰等陆续到海外学习,就由阿根贤潘担任起首席堪布,十多年来,他一直谨守岗位,为培育嘉绒讲修院的僧众默默耕耘。

相关文章:

佛学院入学资格

佛学院菁英式教育

历史:昌列寺建成与发展

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与昌列寺复兴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