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土登-曲吉札巴(1916-2005)

分类:祖师传记 宁玛昌列寺

  藏历第十五饶廻火龙年(公元1916年)6月10日,正值莲花生大师降临人间及来到西藏的纪念日,也是莲师离开人间的纪念日,伴随诸种奇异征兆,老上师土登。曲吉扎巴降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塔公乡古龙村,父亲名颇德格勒,母亲名扎若多吉桑莫。

  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说过,若有人在没有接触过佛法的孩提时代,当听到谈论中观空性,会不由自主地汗毛竖立、流出眼泪,就是具有大乘种姓的表现。据尊者的母亲讲述,尊者大约四五岁时,有一次偶尔听到僧众探讨空性,尤其听到喇嘛多吉次仁说起在佐钦寺大师贤遍确吉囊瓦座下听闻中观教法的情形,年幼的尊者就不可抑止地哭泣,众皆称奇。关于空性实相的言谈,仅仅入耳就在心里升起觉受,实乃大乘种姓的表现。

  很小时,老上师就被八朗寺大管事巴卧尼玛俄色和小管事仁增居美认定为察涅喇嘛喜绕转世。康东活佛居美多吉也认定他是大德喜绕美拔转世,塔公扎喀寺的大成就者根让认定尊者为木雅•根让索南的转世,并把木雅•根让索南的用过的经书和法器等献给他。尽管如此,尊者对于这些头衔非但不在意,甚至有些反感,他认为这些事务大多属于世间八法,会影响自己闻思修,所以不愿接受活佛的名号和寺主的地位,因此他一生都没有举行坐床仪式。但对于亲近弟子,他并不否认自己是木雅•根让索南的转世。还从木雅,根让索南的著作中选出《人行论大疏》,作了三十多次详细讲解,并经常对弟子们讲起木雅•根让索南的传记。

  七岁,老上师由木雅。根桑索南的近侍喇嘛阿贝迎请到比诺日楚布寺,献上木雅。根桑索南使用过的经典和法器,并教他读写藏文。

  十岁,老上师由扎喀寺僧人霍尔。喇嘛阿秋提供生活所需,出家为僧。

  十三岁,朵仁波切到扎喀寺讲解《普贤上师言教》和《智慧上师言教》,老上师学习后即向母亲和伙伴们复述内容,使众人大为赞叹。

  十五岁,老上师在木雅喀寺多吉次仁坐下受三昧耶戒,法名土登扎巴俄色。

  十八岁,老上师在宁玛派大寺院佐钦寺他开始长期依止堪钦阿邬拉冈、堪布土登念札、堪布吉美•拥丹贡布三位大成就者为主的诸多高僧,圆满学习了大圆满的重要论著如《龙钦七宝藏》、《功德藏》等等。尊者凭着宿世的修证智慧,不到一年就迅速成长为出类拔萃的优秀僧才,他在辩经、学经各个方面都开始崭露头角,并开始担任佛学院的辅导老师。在随后的时间里,以“木雅曲扎”之美名被宁玛巴三大根本道场(佐钦寺、白玉寺、噶陀寺)的学者们广为称誉。

  从十八岁到三十四岁,尊者安住佐钦寺学习长达十六年之久,他一进入佐钦寺就担任复诵师,并以智慧而著称。先后依止堪钦土登念扎,听受了《佛子行》、《佛法提要》、《三部戒律注释》等诸多经论;在堪钦阿旺诺布的座下听受了《人行论注疏》、《阿毗达磨集论注释》为主的经论,龙钦巴的《如意宝藏》、《密法心要总义——去除暗障》等密法心要,以及大乐教法的传承讲义等;在堪钦白玛才旺的座下广泛地听受了《般若密意释》、米滂仁波切的《因明论释》等般若和因明学方面的著作;在珠巴格钦秋英让珠座下得到了龙钦巴的《上师密要》等密法的灌顶和讲解,以及吉美林巴的《深密伏藏心要二部》等著作全集的灌顶、口传和窍诀;尊者还从佐钦寺贡珠活佛那里接受了三根本灌顶,纵及龙钦心髓传承的许多灌顶和窍诀;从堪钦吉美•拥丹贡布处得到多钦则益西多杰的施身法灌顶、口传及窍诀,以及乔美仁波切全部法脉的灌顶传承;在堪钦•白玛帖秋座下学习了龙钦巴《七宝藏》以及仁真吉美林巴、巴珠仁波切,麦彭仁波切等高僧大德的著作,在雪谦寺法王贡珠活佛白玛直美列比诺布座下得到了大圆满教法及愤怒金刚等深密教法的灌顶传承。此外,还向许多善知识大德学习各种教法、大小五明和文化知识……总之,尊者求学期间将显宗的五部大论及密宗所有的灌顶、传承,这些浩如烟海的教法一一遍学通达。此过程中,尊者在历代佐钦寺高僧们闭关的地方实修大圆满法而证悟了空性。尊者无论在学识或个人修行成就上都趋于圆满,得到众多大成就者们的一致认可,也因学识渊博、精通教证而成为佐钦寺的大堪布,被佐钦寺授予“护西门班智达”的称号。

  二十岁,老上师在阿吾拉贡白玛特曲洛丹,土登年扎,白玛才旺,晋美雍登贡布等座下接受了具足戒,法名土登。曲吉扎巴。在晋美雍登贡布座下接受了无著菩萨传承的广行派菩萨戒,在阿旺罗布座下接受了龙树菩萨所传深观派菩萨戒,又在第五世法王土登曲吉多吉,雪谦寺法王雪谦贡珠。白玛智美,阿吾拉贡等上师处接受了众多密乘灌顶和大圆满传承。

  1948年,老上师被科迎请到科罗洞寺。老上师在这里创办了佛学院,给一百多名僧人传授了沙弥戒和比丘戒,建立了结夏安居制,讲经传法指导修行,培育了一大批僧才。

  1956年,老上师被先后关押在道孚及康定监狱,狱中他仍然讲法,并向三宝和本尊尊胜度母祈祷。其后遗返塔公乡的十多年,老上师在干家活的同时仍悄悄坚持修行,并写了《文殊菩萨真实名经注释》,《大般若经注释》等著作。当时土登尼玛活佛也在塔公乡,他悄悄到老上师住处共同探讨显密经论。

  1980年,老上师传法教学,给许多弟子传授了沙弥戒,比丘戒,同时还在扎噶日楚,朵桑日楚讲授显密经论,为木雅地区佛教的恢复发展做出无可比拟的贡献。

  1982年,应喇嘛丹吉迎请,老上师到嘉绒昌列寺讲经传法。之后老上师把50名年幼僧人带回木雅地区学习藏语和经论,1984年上师再次到嘉绒昌列寺时,又将他们送了回去,并建立了嘉绒佛学院和结夏安居制。1989年,老上师再次去嘉绒佛学院传戒讲法,并对佛学院学生进行考试,为寺庙开光。一大批佛教英才在上师精心培养下迅速成长并广弘佛法。

  83年,应土登尼玛活佛邀请,老上师到木雅塔公乡四川省藏文学校教学一学期。

  1984年,应喜饶俄色活佛邀请,老上师到四川省藏语学院,,讲授中观学,俱舍论,般若学,因明学,戒律学并传授密法经咒达四年之久。

  1985年,应活佛俄萨和扎热喇嘛桑结邀请,老上师在拉扎宗寺建立了佛学院并授课传法。

  1988年,应白玛格桑活佛邀请,老上师到佐钦寺熙日森五明佛学院为众多上师,弟子讲学传法。

  1989年,老上师应十世班禅大师邀请任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高级研究员及顾问,担任首席堪布,教导各大教派的活佛们。

  1994年,老上师被心子索南嘉措迎请到里塘明珠寺传授教法,发掘出伏藏宝瓶,并建立萨迦派佛学院。

  堪钦曲扎尊者一生中,在弘扬佛法教化众生的同时,自己也精进修行,他几十年如一日,每天都要修尊胜度母、药师佛、金刚瑜伽母、空行母仪轨各一遍,念诵四皈依、六字真言、莲师心咒各一千遍、度母赞二十五遍,并且做两三千个大礼拜,即使在晚年他仍然坚持每天大礼拜三四百个,从不间断。他每年举办法会,做会供、水供、灯供数十万次,为利益众生积聚了广大的福德资粮。

  尊者的著作有:《度母修法——青莲花幔》、《金刚瑜伽母修法注释——班智达智慧缨络》、《大乘菩萨十地五道论——珍宝阶梯》、《文殊真实名经广释》,遗憾的是,后两部著作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中遗失。

  在尊者一生的传法生涯中,座下僧才济济,仅在塔公佛学院摄受的弟子,就有来自四川、拉萨、青海、云南、内蒙古等地的莘莘学子,其中比丘二百多人、沙弥三千多人。尊者造就出了多位一流的佛学大师,如今都在世界各地弘法利生,成为佛教界的中流砥柱。其中最杰出的心子有:扎西顿珠大堪布、多吉扎西活佛、索嘉仁波切、噶玛仁波切、贤遍(阿根)堪布、塔奔堪布、竹噶仁波切等十多位。

  2005年5月9日(藏历四月初一)凌晨,尊者对身边的几位弟子一一作完必要嘱托和大圆满心要、六中阴等开示之后,起身端坐。诵毕龙钦巴大师的四句胜义皈依祈愿,接着发出五声表示大圆满的“阿”字咒音,再发出五次巨大而响亮的“呸!”咒声,当下就与法身本原密意和合无二,进入法界禅定而圆寂。

  随后,奇异的香味弥漫于医院的整个楼层,值班护士不明真相,急忙赶来提醒不可在病房内燃香,以免造成消防隐患,其实在场的几位心子正陷入与大恩上师分离的痛苦之中,并无任何人有心情燃香。

  半个月中,尊者的法体越缩越小,当时成都天气酷热,一天又一天过去,非但没有出现法体腐败的迹象,空气中还一直不断地弥漫着奇异香氛。法体护送到塔公佛学院后,更是瑞相纷呈。

  2005年5月25日上午10点,由佐钦寺白马格桑法王住持荼毗仪式。荼毗的时候,老上师的灵体已经缩成一肘长(全身缩成30多公分的长度),这是宁玛巴大圆满法成就者示现虹光化身的具体特征。荼毗过程中,老上师灵塔上方有强烈光束出现,万里晴空中一束白光直射到正在火化的舍利塔上。呈现瑞相。上万人目睹了这一奇异的景象。老上师法体荼毗后,烧出五颜六色的舍利花。但是奇怪的是,老上师的眼睛、舌头和心脏没有被烧坏,并且变得非常坚硬。我们知道,眼睛、舌头和心脏在佛教中代表着身口意,而且这三个器官是合到了一起,在心脏的边上有一瓣自然打开,里面呈现文殊菩萨像。最为奇特的是,老上师的头盖骨上显现出五个藏文的空行母咒,作为给弟子们的加持之源。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