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第四世多珠千-土登钦列华桑

分类:祖师传记 宁玛昌列寺

  第四世多珠千-土登钦列华桑(1927- )

  藏历第十六绕迥火兔(1927)年仁波切诞生于西藏东部果洛地区色达山谷的茨村庄。仁波切的父亲是杰嘎部落的扎拉,母亲是嘎喜部落的嘎丽吉。

  四岁时,仁波切与仁增丹贝嘉参(1927-1961),一起被请回多智钦寺同时坐床。

  从四岁时共同坐床起,直至二十岁,第三世多足千的两位转世化身在一起生活修学。从五岁起,他们随经师普琼让如和秋果洛楚学习读经。从七岁(1933年)起,两位仁波切开始学习经续论典。他们的第一位上师是卢西堪布•衮却卓美(衮美1859-1936)。他们学了《文殊赞》、龙树的《亲友书》、《入菩萨行》,之后是吉美林巴着的关于经部和续部的完整阐述《功德藏》。

  十一岁(1937年)时,两位仁波切来到石渠的格贡寺,在这里他们从巴珠仁波切和第三世多足千的弟子──堪布衮桑秋扎(堪布衮华,1872-1943)得到《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体》的灌顶和付嘱。

  十五岁(1941年)那年的春天,仁波切在多智钦寺给予约一千名僧尼《龙钦宁提》法门全部灌顶和“咙”传。

  从十岁至十八岁,仁波切在多智钦寺完成了他大部分的经续论典的学习。他的上师包括秋果堪布衮噶罗珠、嘉拉堪布秋却、秀哇堪布喜饶扎巴、格蟠堪布图松以及嘎哇珠古多却。他学习了经部的基础修心、中观、《阿毗达摩》和《毗奈耶(戒律)》,以及续部的《秘密藏续》、《三根本》仪轨、《龙钦宁提之金刚橛》仪轨、龙钦饶绛《七宝藏》的一部分以及《益西喇嘛》。 他还接受了唱诵、音韵、密宗手印、制作坛城和多玛(食子)等训练,这些都是金刚阿阇黎所必须具备的。除了完成了前行的修习,他还圆满了《持明总集》、《雍喀大乐佛母》、《大吉祥总集》、《金刚橛》和《秘密藏续》的近修和念诵。

  二十四岁(1950年)时仁波切去向毗玛拉米扎的化身玉科•夏扎瓦求法。玉科上师传了他大圆满《彻却》和《脱噶》所有的修法。

  二十五岁(1951)那年春天,仁波切赴德格省求取各种传承。从宗萨寺钦哲•确吉罗珠(1893-1959),仁波切得到了《大圆满心部•“阿”字十八法》、《大圆满界部•金刚桥》、《大圆满窍诀部》、十三部《噶玛》、《总集经》、《贡巴桑塔(密意通彻)》、《解脱心要》、《钦哲旺波全集》等的灌顶和“咙”传,以及时轮金刚、密集金刚、胜乐轮金刚、喜金刚和大威德金刚的灌顶。从协庆寺的公珠•贝玛智美罗珠(1901-1959?),仁波切得到了仁增果登的《北伏藏集》、十三函《敏卓林伏藏集》、三种主要传承的《八部本尊》、和《噶举密咒藏》等的灌顶和“咙”传。从嘉绒寺的朗智•卓度噶吉多杰,仁波切得到了《大宝伏藏》、《八部本尊善逝集》、《上师意集》、六函《嘉称集》、南秋(天法)伏藏法、尼玛扎巴的伏藏法、九函《晋美林巴集》等的灌顶和“咙”传。他还跟佐钦寺的堪布图年学习了诗学和《秘密藏续》。

  他跟随学习经续论典的上师则有堪布衮却卓美、堪布冈南、堪布秋却、珠古多却和堪布图年。他从第五世佐钦仁波切、格贡堪布、钦哲•确吉罗珠、协庆公珠和嘉绒朗智得到诸多法门和传承。他从阿傍掘藏师和玉科•夏扎瓦得到内密窍诀和直指大圆满心性的证悟。

  在诸善信祈请下,仁波切访问了果洛、色达、安多、热贡、美瓦、嘉绒、木雅等诸多地区,给成千上万的人传了随许(结缘灌顶)和教诫。

  火猴(1956)年夏,仁波切在多智钦寺传了《大宝伏藏》灌顶。他还根据经验引导传统分别给诸多具格的弟子分别单独传了大圆满实修窍诀。

  在火猴(1956)年十二月初一,最先向拉萨出发,于火鸡年八月十三(1957年10月12日),三十一岁的仁波切抵达锡金首都甘托克。

  三十三岁(1959)那年冬天,仁波切赴印度和尼泊尔主要的佛教圣地朝圣。他筹资刻制了龙钦饶绛的七函《龙钦七藏》的锌质经版。从初次印刷《七宝藏》起,他印刷流通了许多其他经论,包括第二版七函《七宝藏》、三函《三休息》、九函《吉美林巴全集》、五函《第三世多足千全集》,以及许多祈请文和经函──其中一部分被秋丹寺作为教材。

  从1960年起,仁波切主要住锡于锡金甘托克附近的秋丹寺。

  始于1984年,仁波切回家乡果洛访问过许多次,在正在重建中的多智钦寺传了《龙钦宁提》、《宁提雅喜(四品心髓)》以及其他许多传承和法门。他还重新开办了多智钦寺的佛学院。1994年夏,在他第六次回多智钦寺时,仁波切传了《大宝伏藏》灌顶。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