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入菩萨行论》胜着本文义

分类:大德开示 宁玛昌列寺

一、序分

(一)、申礼供

1、善逝法身菩萨众 与诸应礼悉敬礼

向谁顶礼呢?对象就是三宝。所谓善逝是指佛宝,善逝的梵语称为〝苏噶达〞,〝苏〞译成藏语是善、完全、不退,〝噶达〞的竟思是〝逝〞(去到),有断和证两层意义,亦即断除烦恼障,如实证得法性无我义,名「善逝」(善去到),譬如相好庄严的转轮圣王之子,身上有华丽的衣服装饰,比世间的离贪塞迦仙人等还殊胜;断除所知障,了知一切事物,名为「全逝」(完全去到),譬如水满瓶子,比预流、一来、不还的有学声闻缘觉还殊胜;不论何时,断证都不退,名为「不退逝」(不退去到),譬如得水痘的人痊愈后将不再感染,比无学的声闻阿罗汉和如麟角的独觉还殊胜(麟角比喻为独觉)。

法身是法宝,法界自性清净中突然暂时的(客尘)垢染全部清净为二净,是究竟灭谛;证二净的智慧是证悟法身或称道谛,道谛和法界(即灭谛)的本质不聚不散、无二无别,因是功德之所依,所以称「身」。说灭、道二谛的佛经称为法身,此中般若等了义的经,称为「甚深法身」;解深密经等不了义的经称为「种种法身」。

佛子是僧宝,佛之子有三,即身之子、语之子和意之子,其中主要的是十地菩萨的意之子,由于持佛之姓(传承)、持胜法藏、担任上师调伏弟子这三因而成为佛子。

总结大乘三宝的定义是:二利圆满、究竟皈依处是佛宝;大乘圣贤心续具集的教证法清净谛是法宝;具有明智和解脱功德的不退圣菩萨是僧宝。三宝是究竟皈依处,是自己所要追求获得的,也是顶礼的对象。其它虽不是究竟皈依处,但是,是功德田的声闻缘觉们、对自己有大恩的堪布、师长和父母,也是应该顶礼的对象,对他们也都应该三门恭敬顶礼。

寂天在著《入行论》前,为了著论时能没有障碍究竟圆满,因此向三宝顶礼,也为了让寂天自己属于胜士夫、让学子能进入教授、听闻他所著的论典,以及后学化机徒众的心中能圆满资粮等,因为有这些用意,所以寂天先礼供。

(二)、承诺著论

依经教集要宣说 入善逝佛子律仪

这是承诺著作,也就是先向三宝顶礼后着手著论。「入善逝子菩萨律仪」就是关闭一切反面恶行的门,不让恶行进入的意思。总之,如法舍弃菩萨生起菩提心之一切逆障,此发誓舍弃之心是律仪的本质。加以区分的话有:律仪戒、摄善法戒和饶益众生戒三种。这是菩萨菩提心生的律仪,或称为佛子律仪学处、修行处。如法进入佛子律仪修行的方法,是依经教而不是寂天自己随便写、随便说的,是依佛陀所说的经教而讲的。

既然佛陀已经依化机众生希求、想法的不同,以三种神变(三种神变,即身、语、意三种神变,身变化种种相令众生生信心,意知众生的根器须说何法,之后,语说法。)说过,是否寂天就没有必要再说?并不然。这里是集要宣说意义,佛所说的十分广大,经典数量甚多、口诀极深,后学及初学的徒众们不易通晓。为了让不清楚的清楚明显;让秩序混乱的重新组合;让零散的聚集起来,因此寂天在此以集要的方式宣说,以上是承诺著作。

承诺著作的目的是为了让所写的能够圆满。圣者们不做很多的承诺,若是答应了,就像在石头上刻字画一样,绝不会改变。

在此,附带讲述著论的四种需要,总之就是要能够去除众生疑虑的想法,亦即,第一、认为此书没有内容,就像知道乌鸦牙齿的书;第二、认为此书不需要,就像娶母亲为太太的书;第三、认为此书不是极需要的,就像取安置在龙王头顶上珠宝的书;第四、认为此书是没有关连的,就像为了追求解脱而宰杀牛羊做供施的书等。将这四种没有意义的疑惑去除,转而生起如下四种有意义的想法:

内容: 是说善逝子的律仪,即发起菩提心和如法进入实修六度。

需要: 当讲说闻思这部论时,能够知道如何生起菩提心和实修时如何如实进入的方法,这是眼前暂时的需要。

究竟需要: 像这样入道实修,究竟的需要是先证实相法性无我,登地之后依次第而上达到究竟获得佛果。总之,是要彻底追求善逝法身所说的意义、究竟的内容,这是极需的。

内容相关: 以上,依内容产生需要,依需要产生极需要,亦即有着依前前生后后的关系。

以上附带说明著论的四种需要。

(三)、自谦

2、于此未说昔所无 声律吾亦不善巧

是故未敢思利他 为修自心著此论

《入行论》的内容,没有过去佛陀所没说的、也没有龙树、圣天师徒或无着、世亲兄弟在注释经典时所没说的,所以并非寂天自己的特殊创见。

过去的经论,文词、声律优美通畅,例如善自在王著的《如意藤本生传》和马鸣著的《三十四本生传》,而我寂天并不精通这些,因此,我并不希冀自己的这部论,未来将会像佛经,或龙树、圣天师徒或无着、世亲兄弟们为注释经典而著的论典那样利益广大的众生。那么,我就没有理由写这部论了吗?也不是没有理由,最主要的是我寂天心中想要自利,为了让自己修持这部论的内容后,菩提心能不断增长,所以我写了这部论。

(四)、生欢喜

3、修善故吾之信力 循此亦得暂增长

善缘等我诸学人 若得见此将获益

为了能够不断修持、增长愿行菩提心这样的善而写这部论,并因此论著使得我寂天对三宝的净信力、对业果的胜解信、对解脱遍知果位的欲乐信力而有相当程度的增加;对他人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帮助,和我有同样理解与福份的其它后学徒众,如果得以看到《入行论》的正文内容并了解它的意义,就可以得到暂时和究竟的利益,这是相当需要的。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