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大药:战胜视一切为真的处方》中善之辨认菩提心「迷妄如何生起」

分类:大德开示 宁玛昌列寺

迷妄如何生起

一切有情众生都具有佛性,然而我们却轻易地忽略它,因为我们:

受主体(做者)和客体(受者)的迷妄见解所障蔽,

被包裹在三种串习的虫茧之中,

如同藏在穷人房屋底下的宝藏,

这自性仍然未被认清。

在我们的迷妄状态之中,我们如同一个不知道房屋地下埋藏着宝藏而认为自己贫穷的人,但事实上,他相当富有。同样的,如来藏被埋藏在我们之内。我们过得像乞丐一般,没有觉察或认识到我们本具的财富。当我们忘记我们的佛性,从区分自我和他人的角度来看待世界的时候,我们就陷入迷妄之中。

当我们把现象世界和自己具体化的时候,迷妄就产生了。这种区分自我与他人的想法,只不过是心之造作,因为自我和客体都不真实存在。正是主体与客体的想法创造了一条二元分立的串习之链,这条串习之链与外在世界、我们的心和我们的身体有关。

让我们更详细地分析这些“主体和客体的迷妄见解”是如何形成的。有三种串习让迷妄愈加深重,直到迷妄完全把我们包裹在无明之茧内。

第一种串习和我们视为外在世界的人事物有关,也就是我们觉得是在“外面那里”的所有人事物,以及透过五种感官(五根)所觉知的一切人事物。我们把价值加诸在我们所见的事物之上,想象它原本就是讨人喜欢、令人不悦,或既不讨喜也不讨厌的。然后,我们遵循这样的过程:想望任何令人愉悦的事物,排拒令人不悦的事物,以及忽略看来既不讨喜也不讨厌的事物。这么做的结果是,我们织成一个迷妄与痛苦之茧,如同毛毛虫作茧自缚。

第二种串习与“识”有关,亦即执取外在事物(外境)的内在主体。内在主体与八识一起运作。第一识根本识即阿赖耶识,单指觉察世界这件事。接着是与色、声、香、味、触等五根有关的各种识的面向。然后是与烦恼(各种不同的心毒)有关的识的面向。这些烦恼染污而蒙蔽了智识,也就是第八识。因此,识的八个面向的活动创造了“构想有个独立‘内在’主体”的串习。(译注:根据唯识宗,八识分别为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识。)

第三种串习源自我们对身体的觉知。在藏文中,“卢”这个字是指身体,其字面意义是“被遗留在后的事物”。“卢”这个字指出了这个事实:当我们死亡时,我们遗弃自己的身体,然后身体就分解了。因此,“卢”这个字指出了身体的自性是短暂而和合的。尽管如此,由于我们执着“我的身体”这样的概念,以及执着“我们所有的体验都是透过身体而来”的想法,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串习。事实上,我们倾向把所有痛苦与欢乐的体验和身体的想法连结在一起。甚至当我们做梦的时候,我们相信身体经历了诸如被焚烧、落水,或各种不同的痛苦磨难等感受。

这三种串习在根本识的基础上积聚,变得更加强烈。正是这样,创造了我们迷妄与无明的习气。

烦恼与错误的行为创造了痛苦,

这些痛苦如雨般降在我们身上。

自无始以来,你一直游荡

在看似存在却不真实的轮回广袤平原上。

哎!此即无明与业的力量。

烦恼与错误的行为引起“痛苦如雨般降在我们身上之因”。痛苦是身业、语业和意业的结果。这些身、语、意的行为受到烦恼的触动或激发,持续地生起一个接一个的行为,不断地制造更多痛苦。从无始以来,这个循环一直进行,因此我们漫无方向地在轮回中游荡。

然而,轮回不是它外表所显现的那样。“看似存在却不真实”这句话表示,虽然轮回这片平原看似真实而坚固,但它究竟的自性也缺乏任何本具的存在。在经过检视之后,我们会发现它是显现却不真实的。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