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忆念老上师

分类:昌列寺 宁玛昌列寺

老上师出生时,七条玉龙腾飞空中

公元1916年(藏历第十五饶廻火龙年)6月10日,伴随诸种奇异征兆,尊贵的土登-曲吉扎巴老上师降生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塔公乡古龙村,父亲名颇德格勒,母亲名扎若多吉桑莫。

在那吉祥时刻,天空中宛如白色锦缎的云彩降落到老上师母亲的房间,家中的铜锅自动的注满了清水,并变成牛奶。当地著名的“白利七湖七山”神山圣湖之一的喜格玛湖中,七条玉龙同时腾飞空中,天空布满彩虹并盘结成穹窿宝帐。

老上师幼年时,行为举止就迥异于其他小孩,一见到佛像、佛经、佛塔和僧人就非常的高兴,并常做建佛塔,静坐,讲经传法等小游戏。小时候老上师常和小伙伴们去尼科隆巴山沟放牧,一次他眼中的一片山崖由五部大论等经典堆积而成。他指着山崖告诉小伙伴:“这是俱舍论,这是中观论,这是般若学,这是戒律论……”但小伙伴们根本不理解。多年后老上师还常带弟子们到那个山崖朝礼。

很小的时候,老上师就被八朗寺大管事巴卧尼玛俄色和小管事仁增居美认定为察涅喇嘛喜绕转世。康东活佛居美多吉也认定他是大德喜绕美拔转世,扎喀寺喇嘛根桑也认定他为木雅•根桑索南土登•曲吉扎巴转世。七岁,老上师便由木雅-根桑索南的近侍喇嘛阿贝迎请到比诺日楚布寺,献上木雅•根桑索南使用过的经典和法器,并教他读写藏文。十岁时,老上师由扎喀寺僧人霍尔-喇嘛阿秋提供生活所需,出家为僧。

一次,当喇嘛多吉次仁向众生说起听讲《中观论》教法的情形时,一听到“中观”这个词,老上师的热泪就不由自主夺眶而出,心底生起无比信仰和厌离心。但大家都不知他为何流泪,有人还嘲笑:“看这个小僧人,他怎么无缘无故哭起来了?”

许多大成就者都说,老上师是释迦牟尼佛十六位大弟子之一巴沽拉尊者的转世。释迦牟尼佛在涅槃前,选定了十六位弟子,要求他们不入涅槃,留在娑婆世界宏扬佛法,护持正教,广度众生,直到未来佛出世。巴沽拉尊者的化身之一就是全西藏都尊崇的大成就者噶细哇-日比桑格,也是木雅地区历史上五位大学者之一,而老上师正是噶细哇-日比桑格的第三代转世。

老上师曾说:“木雅五位大学者之一的噶细哇-日比桑格将在下部木雅地区转生十三次,以比丘身份利益佛法和众生,他的第二代转世是木雅-根桑索南。”老上师曾对木雅-根桑索南的《入行论大疏》作过三十多次讲解,并常讲起他的故事。这部《入行论大疏》在藏地众多相关论著中首屈一指,仅解释第九品,就有两部专门的论著。这些都似乎证明老上师是噶细哇-日比桑格的第三代转世,大家也公认他是木雅-根桑索南的转世,但老上师本人从不承认。

一生与佛菩萨多次相见的殊胜故事

老上师十三岁时,当时的朵仁波切到扎喀寺讲解《普贤上师言教》和《智慧上师言教》,老上师学习后即向母亲和伙伴们复述内容,使众人大为赞叹。由于对朵仁波切非常敬仰,常专心祈祷,一天老上师居室的墙壁上清楚显现出朵仁波切头戴学者帽的形象。

十五岁,老上师在木雅喀寺多吉次仁坐下受三昧耶戒,法名土登扎巴俄色。

十八岁,老上师在宁玛派大寺院佐钦寺和雪谦寺,依止第五世佐钦法王土登曲吉多吉以及土登年扎,阿旺罗布等,听受《入行论》等诸多教法,接受灌顶。护法孜玛尔化现为僧人跟随老上师到了佐钦寺,许多弟子都目睹这位护法常随老上师左右。

此后十六年间,老上师先后依止晋美雍登贡布、白玛特曲洛丹、白玛次旺、意希达杰、六世佐钦法王晋美绎曲多吉、珠巴活佛曲央让卓、贡珠活佛白玛智美等大德,以坚韧的毅力克服重重困难,学习了俱舍论,中观论,因明论,般若学,大圆满等浩如烟海的显密经典和教法,接受了旧密法三仪轨等密续各部四灌顶并如法修持。老上师严守密宗法誓,最终成为持金刚尊者,同时因学识渊博,精通教证,老上师成为佐钦寺的大堪布,被佐钦寺授予“护北门班智达(学者)”的称号,并以“木雅曲扎”之美名被宁玛巴三大根本道场佐钦寺、白玉寺、噶陀寺的学者们广为赞誉。

二十岁,老上师在阿吾拉贡白玛特曲洛丹、土登年扎、白玛才旺、晋美雍登贡布等座下接受了具足戒,法名土登-曲吉扎巴。在晋美雍登贡布座下接受了无著菩萨传承的广行派菩萨戒,在阿旺罗布座下接受了龙树菩萨所传深观派菩萨戒,又在第五世法王土登曲吉多吉,雪谦寺法王雪谦贡珠-白玛智美,阿吾拉贡等上师处接受了众多密乘灌顶和大圆满传承。

1948年,老上师被科罗洞寺活佛居美多吉迎请到科罗洞寺。老上师在这里创办了佛学院,给一百多名僧人传授了沙弥戒和比丘戒,建立了结夏安居制,讲经传法指导修行,培育了一大批僧才。

1954年,老上师应邀到壳它仓仓寺举行法会。此后,又于1956年,1992年,1997年先后几次到壳它仓仓寺传法,授戒,开光,建立结夏安居制,并捐赠钱财帮助维修寺院。还为阿坝地区则塔南措寺、多钦寺、加喀寺、觉若苏尔寺、噶康多噶寺等寺院恢复或新建结夏安居制,传戒授法,捐赠钱财修复寺院。

1959年,老上师被先后关押在道孚及康定监狱,狱中他仍然讲法,并向三宝和本尊尊胜度母祈祷。一晚,老上师梦见尊胜度母结成手印的右指尖上有一“丹tam”字,然后变成“嗡Am”字,而后又变为阿拉伯数安“7”。老上师不理解,不断地祈请,度母随即念了一道偈颂为老上师授记:“当猴年猴月出现时,佛法将开始传播,到过了二十八年时,教法将死灰复燃。”

其后遣返塔公乡的十多年,老上师在家干活的同时仍悄悄坚持修行,并写了《文殊菩萨真实名经注释》,《大般若经注释》等著作。当时土登尼玛活佛也在塔公乡,他悄悄到老上师住处共同探讨显密经论。后来,土登尼玛活佛多次赞扬老上师:“现代,在雪域藏区,没有人比他更精通佛学。而且他是一个远离世间八法的清净僧人”。而老上师也认为土登尼玛活佛是吉美林巴转世,是佛陀真实智慧的化现,常为活佛举行祈祷长寿的仪轨法事。

1980年,随着宗教政策的落实,老上师各地的弟子汇聚到龙古多,来到老上师身边。老上师在帐篷里传法教学,给许多弟子传授了沙弥戒,比丘戒,同时还在扎噶日楚,朵桑日楚讲授显密经论,为木雅地区佛教的恢复发展做出无可比拟的贡献。

1987年6月初八,老上师和弟子们吹响法螺、法号、举着吉祥物,来到塔公乡文殊山右面的巴仁钦塘举行净地法事,为建立佛学院选择地点。当时,一只鸟口衔洁白哈达翩翩飞来,在准备建院的地点放下哈达。这美妙吉祥的缘起征兆,使得老上师和弟子们无比惊奇和兴奋。

而上一年的冬天,老上师就在巴仁钦塘为弟子们讲经传法,并于12月25日晚上的梦中,清楚地见到奇特的情景:巴仁钦塘四周环绕着柏树林,中间有一个朝向东方的山崖,山崖下面有一只毛色像海螺般洁白的兔子,两只耳朵很长,耳朵尖上竖立着洁白晶莹的长毛。兔脸就像水晶般的晶莹剔透,非常漂亮高雅华贵。

老上师非常惊奇,问:“你是谁?”兔子回答:“我以前向观世音菩萨奉献过吉祥草,发了菩提心,由于这个福德,因此我聪明善良,那些猛兽也找不到我。这个地方有自然生成的甘露泉水,有鲜嫩的青草供我享用,还有一些善良诚信的动物作我的弟子随从,我在这里像一个兽中之王那样长期安居。由于我没有沾染尘世轮回的染污,所以我毛色像海螺那样洁白;由于我智慧聪明,所以我的耳朵又尖又长;由于我能够忍辱,所以我的眼睛像清晨的星星一样明亮;由于我严守戒律,所以不沾污秽臭气;由于我心地正直,所以身上的毛色美丽;由于历次转生都乐于布施,所以身体健壮丰满;由于实行十善,所以身具光明;由于菩提的花朵开放,所以我身有芳香。”此外还说了许多长期按教律精进修持禅定的话语。

过了一会儿,兔子突然不见,却出现了等觉声音王佛,其身色如藏红花,具有三十二妙相,八十种随好。等觉声音王佛身穿鹅黄色袈娑,具有威光,走到兔子所在地方,结金刚跏趺坐,右手结镇地印,左手结平等印,非常喜悦地连说三次:“我是等觉声音王佛!”然后对老上师说:“善男子!你今生之后,不会走歪道和错路,你以后会越来越好”。

那以后,老上师的大弟子多吉扎西活佛,堪布扎西顿珠,侄子白洛等心传弟子一再恳请他建立一座固定的佛学院,老上师就将地址定在巴仁钦塘,1999年老上师又在此兴建了闭关房。

1982年,应喇嘛丹吉迎请,老上师到嘉绒昌列寺讲经传法。之后老上师先后将50名幼年僧人,即如今的嘎玛仁波切、桑吉堪布、谭崩堪布、久美堪布和财旺喇嘛以及阿根堪布、根让活佛等等带回木雅地区,学习藏语和经论。1984年老上师再次到嘉绒昌列寺时,又将他们送了回去,并建立了老上师第一所具有一定规模,教育制度最为完善的佛学院——嘉绒佛学院和结夏安居制。1989年,老上师再次去嘉绒佛学院传戒讲法,并对佛学院学生进行考试,为寺庙开光。一大批佛教英才:嘎玛仁波切、根让仁波切、阿根大堪布、桑吉堪布、谭崩堪布等众多堪布及活佛们,在老上师精心培养下迅速成长并广弘佛法。

1983年,应土登尼玛活佛邀请,老上师到木雅塔公乡四川省藏文学校教学一学期。

1984年,应喜饶俄色活佛邀请,老上师到四川省藏语系佛学院,为来自甘孜,阿坝,木里,云南迪庆等各地的活佛,弟子讲授中观学、俱舍论、般若学、因明学、戒律学并传授密法经咒达四年之久。

1985年,应活佛俄萨和扎热喇嘛桑结邀请,老上师在拉扎宗寺建立了佛学院并授课传法。

1988年,应白玛格桑活佛邀请,老上师到佐钦寺熙日森五明佛学院为众多上师、弟子讲学传法。

1989年,老上师应十世班禅大师邀请来到北京,受命任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高级研究员及顾问。班禅大师将各教派的活佛们集中在一起学习,并迎请老上师担任首席堪布,教导各大教派的活佛们。老上师用三个月的时间为来自西藏、四川、青海、云南、甘肃、内蒙等地的活佛详细传授了措如•次朗所著《藏传佛教宁玛派的历史源流》,对出家戒、菩萨戒、深密密宗戒等戒律进行了详细讲解,还特别就宁玛派的实修方式进行了传讲,并进行药师佛,长寿等灌顶。当时北京一些汉地居士亲见老上师为药师佛真身,看见所供的朵玛自然显现出药师佛像,由此对老上师生起强烈信心,对藏传佛教产生深厚信仰。

1994年,老上师被心子索南嘉措迎请到里塘明珠寺传授教法,发掘出伏藏宝瓶,并建立萨迦派佛学院。

老上师对各教派理论与修法非常精通,是藏传佛教“利美运动”中的一代宗师。他抛开门户之见,彻底摒弃了狭隘的宗派观念,圆融无碍地授课,使得当时听法的各教派活佛们各自都在心里认定,给他们传法的这位堪布一定是属于他们自己教派的大师。

老上师一生中在扶持弟子和应化众生同时,自己也专心修行,他每天都要做单体金刚瑜伽母、药师佛、度母、空行母的坛城供修仪轨各一遍;念诵皈依经文、嘛尼、金刚上师颂各一千遍;念诵度母赞二十五遍;磕头礼拜两千遍,哪怕九十岁高龄仍每天坚持从不间断。老上师每年荟供,水供累积各达十万遍以上,献十万酥油灯供两次,并常做闭关。

老上师一生广弘佛法利益众生,在世俗,教法和密法等三个方面建立了丰功伟绩,其佛行事业不可思议,而他的修行境界可从下列事例窥见一斑:

当他主持修复塔公乡善逝八塔之一成就塔的开光仪式时,从夏扎拉山顶出现一道虹光,照亮佛殿和佛塔内外,具有清净见相的人们,看到无数天神,仙女冉冉上升天界。当时在场的一些外国研究者目睹此景非常震惊。

老上师在塔公乡觉卧佛像前敬献供养时,天空突然降下大花雨。

老上师供奉的药师佛坛城中的一尊阿底峡尊者亲手塑的药师佛像,常生出白色花朵。

老上师在壳它仓仓寺文武百尊神山山洞闭关修行时,一位虔诚的信徒前来供养酸奶,老上师用手指醮着酸奶,随手在山洞的岩石上,写下了一个诸佛的种子字“阿”字。几十年过去了,至今“阿”字仍清晰地嵌在岩壁里,如自然天成。

老上师在五十七岁得胃病时,看见尊胜度母前来为他做长寿灌顶,第二天他口中仍留甘露味道。一次重病不见疗效,梦中根本上师阿旺罗布为他举行长寿灌顶,第二天就痊愈。还有一次,梦中米拉日巴尊者为他作长寿灌顶,重病即愈。

七十九岁时,老上师寝室的墙壁上自然显现了一首赞颂祖师释迦牟尼佛的诗歌:

您的双脚踩在众神顶戴的宝座上

您相好庄严是千万福德汇集之身

您的学识无所不通是智慧的化现

我向您众生的导师释迦狮子顶礼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