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搜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成就圆满无上佛果位。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圆满。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昌列寺文革兴衰

分类:昌列寺 宁玛昌列寺

  2-2昌列寺传承 文革兴衰

  文革前,嘎玛旦却堪布前往噶陀总寺学法多年,返乡后在昌列寺传授大圆满前行、拙火、破瓦法,并讲解净土教言、极乐愿文、因果报应、十万经、贤劫千佛经等等。

 

文革于昌列寺不啻寒冬,但灰暗的环境下面始终孕育着希望
文革于昌列寺不啻寒冬,但灰暗的环境下面始终孕育着希望

  由于他学养很好,略有名气,一时昌列寺呈现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许多信众的护持下,扩大重修大雄宝殿。当时嘎玛旦却很奇迹地在山中挖掘出许多完整美好的石板,每块约重一百公斤,刚好供作建庙用,实在很不可思议。同时寺中也添增了许多佛像、佛经等宝贵文物,昌列寺顿时焕然一新,无比庄严。

  开光时,许多“噶陀”、“白玉”、“佐钦”的高僧大德都莅临加持。尤其著名的白玉派“查久”堪布,特别主持十万遍“龙清宁体三根本大荟供”。可说名人荟萃盛况空前,与会大众多达数万人。

  然而好景不长,不到数年,一场文化大革命,所有的辛苦建设毁于一夕,只留下一片断垣残壁,令人看了不胜唏嘘!

  传说当时破坏时,佛像被搬到二楼,从高处往下摔,有一尊佛像,其内因“装藏”而盛满圣物的一只陶碗,从粉碎的佛像中跳出,在地面上盘旋了几下,然后完好无缺地立着。刹那间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十分惊讶!有人说这象征着佛法的屹立不倒。

  西元一九八○年,在寒冷的三月,昌列寺异于寻常地突然遍地开满了杜鹃花(这是六、七月才会有的景象)非常漂亮,叫人欢悦无比。而这似乎透着某种吉祥的讯息,有人说佛法即将兴盛,不久果真传来了解禁的消息。

  从此,昌列寺从一片废墟中,一砖一瓦一石一材地搬运修建起来;从如同仓库般的铁皮屋演变到今日略具规模的殿堂,具有浓郁藏传佛寺的艺术特色和宏伟庄严,更附设有讲修院。僧众、信众不断地增加,仿佛佛法的曙光绽破云层,渐渐大放光明,令人赞叹!更令人兴奋!

  一九八三年三月,一个令人记忆深刻的下雪天,一代高僧土登曲扎巴仁波切,在颜班•希热将参的舅舅与丹吉喇嘛的恭请下,骑着马在众人列队欢迎中来到昌列寺,他的到来播下了最美好的佛法种子。

  那天他感召了六十多位青少年(从六、七岁到十多岁)于其足前出家,接受别解脱戒,成为正式的小喇嘛。在当时,土登曲扎巴仁波切似乎已看出这将是未来佛法的火种,也是栋梁之才。他特别喜欢这群小喇嘛,一一以额头相触。同时也开讲了“普贤上师言教”,并指示兴建讲修院培育僧才,为嘉绒未来的佛法奠定了最根本最深厚的基石。

  当晚,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梦到天乐飞扬,吉祥天女在虚空中跳着金刚舞,并做了许多吉祥的授记。醒来觉得真是一个美好的缘起,加上留下深深足印的下雪天来到昌列寺(象征缘分深厚),在在都是美好的瑞兆,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心中感到非常欣喜。

  第一天,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正准备入大殿授课,看到门前排满了许多小喇嘛的鞋子,特别指示侍者把鞋子挪开,千万不可跨越,并说:“这些许多是大菩萨的转世,不可轻忽。”

  有一回上课时,小喇嘛告诉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说:“我们嘉绒这里都没有活佛!”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指着课堂上一群小喇嘛回答说:“怎么没有!这里好多活佛。”顿时大家哄堂大笑。虽然看似跟小朋友开玩笑,然而话语中却蕴含着深远的含义。

  这一群可爱的小喇嘛,其实一点也听不懂上师所讲的康巴语。(他们只会嘉绒方言!)

  完全无法沟通,必须仰赖老喇嘛翻译。然而他们一见到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却个个法喜充满,这大概就是佛法所谓的“以心印心”、“上师瑜伽—-与上师相应”。

  为了对尊贵上师有所表示,小喇嘛学会了三句康巴语“尊贵的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早安”、“尊贵的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午安”、“尊贵的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晚安”。每天他们只会对着上师重复地讲这三句,不管时间对或者不对,十分有趣。

  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曾一再叮嘱昌列寺的老喇嘛,对这群小喇嘛千万要如“黄金花”般小心翼翼地呵护,不要有所折损。这些很多都是转世者、大菩萨,将来你们自然会明白的。

  现今的嘎玛仁波切(噶陀第八十五代教主)、根让活佛、谭崩堪布、久美多杰堪布、桑杰堪布、雍忠阿闍黎……都是当时的那一群小喇嘛。

 

相关文章

【昌列寺传承】兴建缘起

【昌列寺传承】文革兴衰

【昌列寺传承】来自噶陀总寺的加持

【昌列寺传承】嘉绒讲修院

愿一切众生得解脱,圆满无上大菩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