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殊胜的昌列寺,属藏传佛教宁玛巴传承,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首府马尔康,座落距离于马尔康英波洛村十六公里3400米高的山上。这里四周雪山高耸、白云祥霭,山脉俱朝向昌列寺依次环列,如盛开的莲花花瓣,中间的莲台上即是有八百年历史的昌列寺。

昌列寺的藏语“喇嘛昌列廓”意为:上师闭关处的寺庙。昌列寺的历史上曾出现过很多位在藏传佛教历史上产生重要影响的高僧大德。一千三百多年前,毗卢遮那大师曾在此传法。八百多年前,因听闻旦巴德协的法音,顿时自性解脱,证悟大圆满心性,宁玛巴噶陀著名的“嘉绒闻胜三友”之一,希热将参尊者回到故乡嘉绒,于英波洛山顶上闭关修行。后来随着尊者不断讲经说法,弟子渐多,于是众人将毗卢遮那大师时代位于山顶上的旧庙重新兴建,称为“喇嘛寺”,此即为最早的昌列寺。

曾经有一位高僧——卢甲喇嘛,当他每日在昌列寺对面的嘉绒奇硕雪山修法时,发现对面山峰有一处闪闪发光,为了确定发亮的位置,特别测定位置,以备隔日天亮时观察。他惊喜地发现此发光之处,正位于昌列寺近处的下方,由于出现如此吉祥的瑞兆,所有当地的大功德主便在这不可思议的圣迹之处,重建了大雄宝殿,昌列寺因此做了迁移。现今的昌列寺,就是那曾经“发光”的地方。

改革开放后,昌列寺历经岁月风霜的更迭,法脉深蕴不竭,后遭文革劫难,只剩下残垣断壁。然而一九八零年,于寒冷的三月,昌列寺周围雪地中盛开的杜鹃花,透露着佛法即将兴盛的吉祥预兆。不久,一代高僧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的到来,真正开启了昌列寺和嘉绒佛学讲修院振兴的大幕。

如今昌列寺的主持嘎玛仁波切正是希热将参慈悲众生,乘愿再来的转世;昌列寺的根让仁波切则是希热巴瓦的转世。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寺院重新恢复。嘎玛活佛和根让活佛从国内外用重金收回了藏区流失的大量金银汁书写的藏传佛教经典著作、佛像法器等并珍藏于此。

恢复一新后的昌列寺,其建筑之精湛、十八罗汉青石雕佛像、十三米高千手千眼观音铜像之庄严、莲师八变的精美泥塑群组、大型汉白玉石雕壁画释迦牟尼佛生平故事之精妙、藏传佛教经典图书之珍贵堪称藏区一绝,堪称藏区新建的最宏伟寺院。

云中学府,现代敦煌——昌列寺,犹如高原上一颗熠熠生辉的璀璨明珠。


昌列寺官网:
www.fojiaochangliesi.com
嘎玛仁波切微博:
http://weibo.com/zuguyanban
昌列寺微博:
http://weibo.com/changliesi
昌列寺微信公众平台帐号:
fojiaochangliesi
昌列寺新浪佛学频道专栏:
http://fo.sina.com.cn/zt/nmcls/index.shtml

导语:1959年左右的时候,昌列寺迎请了各地的高僧大德做了十万荟供。之后大家都纷纷发愿,不管是寺庙的喇嘛也好,参加法会的居士也好,共同发愿,以后佛法就从这个地方点燃,大家不管以后投胎到哪儿,都要回来,然后把佛法从这个地方,弘扬到全世界!

阅读更多:昌列寺的故事之劫后重兴

松赞干布之后二代赞普(即藏王),因为吐蕃贵族众信奉笨教者极力反对佛教,发动多次兵变,致使松赞干布所建立的布达拉宫遭到破坏,释迦牟尼佛像也被封闭在大昭寺左厢密室中。

西元七一0年赤德祖赞即位后,迎娶唐朝金城公主进藏,大弘佛法,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佛像才被请出来供奉在大昭寺正殿,而尼泊尔公主的阿閦佛像就被移到小小昭寺。

阅读更多:赤德祖赞时期 与唐朝金城公主联姻 (10)

2-7克服困难重建讲修院

嘎玛仁波切自幼怀抱着兴建佛学院,为佛教教育扎根的宏愿。这么多年来,奔走海外,弘法利生,一心一意护持噶陀佛学院、塔公佛学院、嘉绒讲修院。 而今噶陀、塔公二所佛学院各方面已大致就绪,惟独嘉绒讲修院尚待修建。近年来更由於僧众迅增,寮房、课堂不敷使用。于是於西元二零零二年,嘎玛仁波切决定位于山顶上的昌列寺旁重建讲修院。

阅读更多:重建嘉绒讲修院

牟尼赞普的弟弟赛那累即位(又称赤德杉赞,西元七九八至八一五年),除了守护赤松德赞所奠定的基础外,也实行一些新的措施。

阅读更多:赛那累时期 开启僧人参与政事之端 (13)